发布日期:2012.03.26
天下互联CEO张向宁:上帝派互联网来消除人类屏障
 

  李颖:刚才您说到内容是核心,你的收费是通过下载服务来获得回报。

  邹胜龙:这个道理就跟电影院一样,大家去电影院并不是因为电影院的椅子坐得舒服,而是电影院有好电影,所以电影院付版税以后要得到好空间。

  李颖:好内容是基础,但必须要找到收服务的方式。还是通过提供服务的收费。下面我们请向宁,向宁一直都是广告分发平台,一直做得很成功,这两年可能是我孤陋寡闻,或者是你比较低调,不怎么听到你的声音,你跟大家分享一下。

  张向宁:上帝派互联网来做什么呢?是来消除人类的屏障的。传统的媒体自许自己为原创媒体,他们把作者和读者割裂开了。因为作者没有自己的读者,需要依靠报社这个体系去做发行,所以他们把稿子投到报社,然后报社去取舍,最终发给读者。有了互联网以后,这个屏障被消除了,所以我们看到很多的传统媒体由于它局限在自己的原始媒体范畴内,所以他不能够获得充分的发展。相反像新浪这样的门户网站进一步打破了不同媒体之间的屏障,所以这些媒体进一步获得用户和市场的认可。到了移动的时代,自媒体可以说进一步又打破了互联网媒体原先给用户提供服务的屏障,像有一些有才了作者,像任总这样的,他一个人就能够顶一个大报社、大电视台,他有这样的能量。所以移动互联网给他制造了这样的体系,他自己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媒体,这是从媒体的角度上来讲。

  从商务角度上,另外一个会场在谈电子商务。电子商务我们说从过去的商务结构上,有些人是做生产的,生产出来很多产品;而另外一些人是做营销的,他们要建立很多的店铺,然后把产品放在店铺中,这个产品才能够卖给最终的消费者。但是互联网来了,互联网消除了这样的屏障,一个厂家,一个生产厂商再也不需要把产品放在店铺当中才能卖给最终的消费者。所以我认为未来的电子商务相反是以直销这种形式为主,加上信息的平台,再加上全国性的物流支持体系是这样的结构会成为最终成功的结果。

  我们再看未来的生活。我们说现有媒体还是局限在传播信息,类似于以前的报纸、电视这样的,我们才把它叫媒体。但我们想一想,我们现在生活当中遇到的更大难题是什么呢?是地域上的障碍,比如说房地产价格不断攀升,北京市很多城市交通的拥堵,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大家要跑到某一个地方去上班,因为大家上班和居住的地方必须是分开的,因为大家必须集中在大城市才能够获得工作的、事业的机会。但未来互联网能够做什么呢?能够把大家虚拟集中在一起,甚至不是通过一个屏幕,而是我们每个人都虚拟显示在一个空间当中,坐50人的办公室,10个人的办公室,以后就是10个人虚拟的办公室,我们穿着虚拟感应器的衬衫,你还可以拍一拍对方的肩膀,我们做相互工作的沟通。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不一定跑到大城市里生活,还需要早高峰、晚高峰这样往返的奔波。

  我想,这就是上帝派互联网来人类的目的。

  李颖:那你干嘛来着?

  张向宁:我相信我们都是上帝派来的使者,所有搞IT行业的这些人都是使者,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理想就是一个、一个的消除这些屏障。

  李颖:谢谢,下面问一下志东,志东是互联网的先驱,我做中国计算机报的时候,他就是我们的专家。你一直在互联网技术发展过程当中不断地探索、不断地取得新的成绩。有一个话题你谈谈,关于社交网。

  王志东:我是一个比较老的使者了,已经在互联网从业很多年。在谈社交之前,我对主题谈一谈想法,就是关于分工的问题。我的感觉是这样的,这个标题很好,我最喜欢的是“文化融合”,我觉得这个关键词最能够打动我。只有在融合的情况下才会有创新,才会有新的想法、思想能够迸发出来。而且融合可以包括很多方面,我们经常说为什么美国整个国家是一个很创新性的国家,因为她是一个移民国家有关系,因为是移民国家,所以可以融合全世界不同文化、不同阶层的人进来。我们在国内看到几个经济比较活跃的地方,比如说北京是一个移民城市,也是很强的文化融合。深圳也是一个新移民城市,也是有文化的融合。所以我认为文化的融合能够产生创意的。

  李颖:这种文化融合的原动力是什么?

  王志东:譬如说很多新移民,我是北京新移民,很多人去了美国成为美国新移民,我觉得不同的问题会提供一种新的视野和角度让你看待问题,让你用一种新的方式去思考的时候,你会看到很多你原来看不到的地方,这是第一。第二,文化的融合,比如说新移民进来,我一上来白手起家,一张白纸,我没有任何的包袱,没有我必须继承的东西。

  李颖:与新媒体有啥关系?文化融合是不是因为技术的发展、技术的驱动呢?

  王志东:我后面要讲的就是这个。其实新媒体我们看到,刚才说到第二个话题就是不同的分工,在新媒体产生的过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其实是在互相融合和互相适应。比如说刚才提到微视频,微视频就是希望内容制作能够适应阅读习惯和终端设备,它是一种适应。我们反过来,比如说ipad的出现又是让新媒体阅读习惯和阅读能够适应这个内容。我感触很深的,就是以前一些传统媒体的内容要互联网化,其实是挺辛苦的事情,你要把杂志变成网站,要设计新网站才可以。现在有了ipad以后,我看到电子杂志太简单了,基本上把杂志扫描过去就ok了。但这种情况在5年前、10年前是不可思议的,因为手机的分辨率能不能到达这个阶段?而且扫描以后几十兆的东西不可能传到手机上,我们只能用其他的方法。但有了ipad以后,让人的阅读习惯和内容制作的习惯能够回归到传统。这种传统的回归其实也是一种互相协调、互相融合的过程。我觉得在融合过程中能够产生很多的创意。也包括我们说iPhone、ipad,我们说乔布斯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创造力?我们认为他自身就是文化融合的特点。比如说大家津津乐道的,他就是艺术和科技结合,他很强调这两个结合。第二,还是西方的科技文化和禅宗文化的结合。其实很多的结合在他的产品里面是真正能够体现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回到我刚才第一块所说的,我认为所谓新媒体是有了互联网这种技术之后,他能够在信息制作、传播和处理过程中,能够给你产生很大的变化。而这个变化的灵魂就是在于融合。刚才说到社区的概念,我也可以从这里延伸,其实社区也是一种融合,融合什么呢?新的技术手段和与真实生活之间的互相融合、互相让步、互相妥协。我尽量靠着你,你也尽量照顾我,最后你会变成最后这两种生活方式能够真正的融合在一起。我想这才是最根本的。

  当然了,一说到社区其实有很多种分类。比如说facebook是以个人关系网来互相交接出来的。新浪微博也可以是一种社区,这种社区是以信息的传播为核心。QQ也是一种社区,他在互相之间的通讯、沟通,如果按照这样的划分,现实生活中的社区形态还会有很多,会有其他的。这些形态上你能够把融合发挥、发展下去的话,我相信在未来的1、2年之内还会有新的社交平台出现。而这些可能会对产业,或者对消费者都会是一次新的机会。

  李颖:谢谢,前面对新媒体的定义,以及它未来发展的格局,以及从我们自己不同的角度去发展新媒体的发展路径、演化路径大家做了很多探讨。这个话题我想再提一个具有共性的问题,随着新媒体的发展,融合包括技术与文化的融合,包括传媒、信息服务和应用的融合等等,现在对于你来讲,新媒体发展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先请中军讲一下。

  王中军:我觉得挑战我自己没有感觉,我觉得人生活当中,挑战说得特别多,其实不会天天都有挑战吧?对于新媒体我更多是期待而不是挑战,有很多戏看起来麻烦,像您所说的上帝派来的天使给我们很多新的欣赏方式,在家里往床上一躺,拿着ipad看内容,又清晰,又有很多内容,ipad革命到这种美妙的状态,一年之后会不会有更美妙?张向宁说他在干更神秘的事。对于我来说,我不去挑战它,而是分享它的成绩。我们期待的就是融合,你得尊重别人的东西,我们也去尊重他新的东西。你说电视再好,现在真是电视上看电视剧不如新媒体方便,这太有深刻体会了。有了新媒体以后,坐国际航班觉得没有原来那么可怕了,以前坐国际航班觉得很方便,跟秘书说装两部好电影,上飞机看一个,睡一觉又看一个,就到站了。所以技术是专家的事,我们只是享受。

  李颖:这个事得辩证的看,先用这种方式做前期的积累。

  王中军:我不同意这种看法,我得先偷一点原始积累,然后我不偷了,不能这样想。

  李颖:陆总讲的,做渠道也需要花钱,要构建这个平台。

  王中军:你融资嘛,从正当渠道融资。我觉得大家都健康吧,你说怎么去分享?我们作为老百姓就是去享受新媒体专家们的各种创新,专家们用这种创新,我们这些消费者给他,让他能够赚钱。

  邹胜龙:我觉得刚才中军讲的情况挺客观的,因为在互联网发展过程里面,互联网所代表的这些企业,包括搜索引擎,包括乔布斯的苹果,他的对立面都是权利人。大家想一想为什么呢?因为权利人所代表的成熟经济体系实际上被互联网新的形式挑战了。我觉得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一个互相之间妥协,互相之间调整,最后达到平衡的过程,所以这是非常典型的,内容和渠道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转变过程。很荣幸迅雷在这当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提到社区我多讲两句,最近我们在研究社区,传统上社区有两种,一种是特别成功的,以用户关系为基础的社区,无论是单向的微博关系还是多向的朋友关系。还有一种趋势,但是在商业上没有成功,就是论坛,论坛的社区代表的是以兴趣为驱动的社区。我们今天看到在社区发展的大潮流里面,虽然以关系为导向的社区已经很成功了,但是现在开始以兴趣为导向的社区,尤其是以多媒体内容兴趣为导向的内容越来越成为的主流,我相信以多媒体内容为导向的社区能够在更大程度上推动内容的传播,内容在多终端的分享,以及新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的出现。

  李颖:晓松有没有什么挑战?好像跟中军那时候的感觉有点接近。你同时就这个话题再谈一谈,云计算是不是会基于云服务的媒体模式,对你问题的解决能够有帮助?

  刘晓松:我举一个例子,美国有一家公司做电影的发放,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户一点以后,电影就到自己家里的硬盘了,这是特别典型的侵权行为,我们一看这明显就是盗版。但五大电影公司起诉他以后,五大败诉。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他没存储的过程,也没有整理的过程,他说我就是工具,我点了以后也不知道点了什么,是消费者自己点的。先不说这件事道理上对不对,我也认为是盗版,但从法理上就是合法的行为,既然合法,你能不允许他做吗?从这个角度来说并不是道理的问题,而是权利人的版权制定和现在新媒体发展的冲突太大。这个行业发展太快,云计算或者终端技术发展太快,技术手段特别多,权利人的授权机制还基本上在CD阶段。你要什么作品就点,点了以后下载,这是最简单的。但这样的授权机制内容还在趋于垄断阶段,这样的垄断阶段就让很多IT创新基本不可能。现在FPI也好,鼓励权利人以更加开放的方式授权,让各种各样的终端技术可以使用。但这方面的进展还是非常小的,这是对产业发展非常不利的方面。

  我可以讲现在权利人对内容的授权已经细到说一个手机上的授权可以有很多、很多种,这样一来手机要用作品的时候就会很麻烦。所以这里怎么让权利人让新技术的演变和发展,包括版权授权的法律体系上怎么能够跟上这个节奏?这是行业长期要面临的问题。所以这需要通过一些创新,也通过一些摩擦来做,更重要的一点是通过服务来完成。就像你说的,不管是云计算还是什么样的方式,我们的服务好到什么程度呢?好到别人都不愿意用盗版了,这种服务又真正让权利人受益,链条打通以后就可以建立起来了。所以美国、欧美正在做这件事,对于这一点我非常乐观,因为新媒体公司到2000年到现在折腾了半天,他们也想干很多事情,认为我自己干一个网站不就行了吗?但发现服务这件事情不是传统的制作公司,他们的功夫在产品制作上。所以一方面有中军这样好的制作人,同时他又可以享受新媒体,新媒体把服务做好,中间的纽带就是把授权机制做好,我觉得这方面政府多做一些事情,促进授权更加灵活、更加开放,受益的就是整个产业链。如果中国能够在这方面进步一点,中国在整个链条上一定会受益的。

  李颖:请袁总谈一谈,“三网融合”任重而道远,六中全会开了,文化产业发展规划也出来了,您觉得有挑战吗?

  袁明:当然有挑战,最大的挑战就是实现乔布斯最后的一步,IPV,我们一直在从事IPV品牌。实际上在中国环境下,目前移动互联网已经被苹果或Android操作系统一统天下,剩下的领域就只有在电视里面留下中国人自己的东西。在这个互动平台里面,广电里面有一个网络,我们可以利用起来,推动下一代互联网的改进。目前互联网的网速不够快,广电是一个天然的非对称的下行速度非常快。刚才说到迅雷的电影需要下载,真正在广电里面你可以看到,高清不用下载,即点即看,非常快,等下载出来再看速度比码率播放快得多。可以在线观看6路、8路高清都没有问题,所以我们想推动下一代IPV,特别是三屏把电视、手机、PC联动起来,这就是我们的挑战,我们希望推动同洲打造成中国电视中的苹果。

  李颖:请袁总谈一谈,“三网融合”任重而道远,六中全会开了,文化产业发展规划也出来了,您觉得有挑战吗?

  袁明:当然有挑战,最大的挑战就是实现乔布斯最后的一步,IPV,我们一直在从事IPV品牌。实际上在中国环境下,目前移动互联网已经被苹果或Android操作系统一统天下,剩下的领域就只有在电视里面留下中国人自己的东西。在这个互动平台里面,广电里面有一个网络,我们可以利用起来,推动下一代互联网的改进。目前互联网的网速不够快,广电是一个天然的非对称的下行速度非常快。刚才说到迅雷的电影需要下载,真正在广电里面你可以看到,高清不用下载,即点即看,非常快,等下载出来再看速度比码率播放快得多。可以在线观看6路、8路高清都没有问题,所以我们想推动下一代IPV,特别是三屏把电视、手机、PC联动起来,这就是我们的挑战,我们希望推动同洲打造成中国电视中的苹果。

  李颖:电视平台非常重要,现在挑战很大,说苹果和Android一统天下,好像还没到这个状态。

  袁明:在电视领域里我认为还是很有信心的。

  张向宁:刚才李总问我们挑战在什么地方,我想了半天,我觉得挑战是我们的想象能力。在过去IT10-20年的历史当中,每一次有一些公司、有一些人觉得自己已经站到了巅峰之上。但实践证明没有过多久,一个又一个被超越。最早是雅虎,中国的门户被游戏公司所超越;游戏公司后来又被搜索所超越;当搜索为王以后,现在facebook很快就要上市。我坚信facebook将来的市场价值会超越Google。虽然我不是专业的投行人士,不是专业的投资专家,但从产业发展角度我是这么看的。

  我们现在在做的信息产业,以前我们拿出一个东西叫设备,但是我觉得现在我们在拿着的手持的东西,我已经不把它当设备看了,我把它当成一个人体器官来看。因为它延伸了我的人体能力,我离开了这个设备,比少带了一只眼睛,一只耳朵失聪了,牙齿掉了一半都痛苦许多,我和全世界失去了联系。所以,我们现在是在生产器官,是在往一个人类所从没有使用过的器官上往前发展。我们的前景有多大呢?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这是我想说的。

  李颖:你不觉得如果我们太依赖它以后,人类会迷失吗?

  张向宁:当你拥有一个强大器官的时候,我相信你会知道怎么掌控他。王志东:说起高科技或互联网对我们的挑战,我想有两个最主要的挑战。一个挑战跟向宁刚刚说的很像,我认为有两面。一面是想象力,有无穷的想象力在前面,有很多我们可能都意识不到的的。我们可以看到10年前大家对互联网的预测,我们回过头来看大部分都过于保守。这个想象力是宏观上的,微观上我们面临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我们可选择的东西太多,新技术、新概念太多,因为炒作,我们很容易迷失在高科技里面来。所以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提出这个概念,只是他们想象中的概念,他非要把概念推向用户。所以,我认为在宏观上需要更多的想象力,微观上我们需要更多的学会选择、学会判断,学会做减法,这对我们是最重要的挑战。

  第二个挑战,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点,新媒体、新技术出现之后,他会冲击原有的产业链,冲击原有的利益分配,这跟我们谈到的自然界生态平衡以后,传统已经有生态平衡了,如果出现了气候变化,新物种来了以后怎么办?一个是保护气候变化,赶走新物种。但自然界是有些物种进化了,有些物种退化了,最后会达到一种新的媒体。我觉得新技术进来就是对原有产业链的一种挑战和调整,在调整过程中可能有些人很痛苦,我被管道化了,我被跳过了等等。但是你现在从整个大产业来说,我相信就跟自然界一样,他永远在进步,永远在发展,我相信整个产业肯定有他自己的一套规律。也就在这信号平衡的形成过程中能够重新分配产业链里面的价值。最终我认为目标就有两个,一个是能够让技术不断地往前进步;第二,我能够让消费者得到最大的利益。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会很痛苦,也会是挑战。不管是乔布斯上来挑战了六大产业,但同时也是帮助了六大产业,打倒了一批又扶起了一批。“三网融合”也是,其实新技术出来以后我们面对的是更深层次的挑战。

  李颖:我们时间到了,后面还有一场话题论坛,最后再给在座来宾一个机会,给一个问题,今天非常荣幸的许市长还在我们会场里与我们一起分享。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问A8音乐网,我也认识很多深圳市原创音乐家,正版有一个绕不去的槛就是百度,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A8音乐网做再多的工作比不上百度有一个链接能够搜索到。

  刘晓松:你提了一个非常好又很尖锐的问题,从去年4月份开始有两个重要的事情在音乐行业里。第一个事情就是定义没有得到权利人分发的互联网传播是非法,而且是刑事责任,这个有了判定,在安徽滁州有一个判定,直接抓了一个人,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第二件事情是所谓的避风港,就是链接这件事情,文件接到别人那里是不是合法?这件事情在去年11月份也有一个判定,这个判定是非法的。这两个事情从今年1月份开始,各大音乐网站已经开始做了很多改进,洗心革面也好,包括你刚才提到的很多大公司都已经跟唱片公司签订正式的授权合同。这件事情会在今年8月份之前,我相信绝大部分的大网站都会签订。所以我上次说,我说当唱片公司收到很多钱的时候,权利人的钱就不会太远了,所以我认为你担心的问题很快就能够解决。

  我还有一句话,当全世界大部分的国家音乐正版已经实现,中国其他的文化产品已经正版化以后,中国的音乐不可能还不盗版化,我对这一点非常有信心。而且节奏非常快,原创的人收到他权利的收益,时间不会超过20个月。

  邹胜龙:我在经历视频的过程里面,刚才所说的渠道和内容的矛盾是在市场解决方案出现以后才得到解决的。为什么去年我花2000万买一部电影,我有信心把2000万通过广告和分销卖出去,其实大部分的公司都能够做到。音乐也是如此,如果音乐最终渠道没办法卖到钱,通过行政手段,它的有效性在一个地方是有效的,但对于整个行业并没有解决问题。所以我不是特别乐观,晓松。

  刘晓松:我补充一句,这个过程肯定是一步、一步进步的,这种沟通机制也是这样做起来的。你看其他很多行业都是这么走过来的,美国也同样经历这个过程,美国两个音乐上市公司市值非常大。A8积累6年时间,8万多原创作品,多米产品今年就有上亿用户。在这样的规模下,正版化过程我相信很快可以到来,谢谢。

  李颖:谢谢,我们今天的话题就到这,新媒体是基于互联网的一场革命,对于传统媒体而言需要脱胎换骨,新媒体也要不断创新,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们在座的嘉宾都是属于过去互联网发展过程中斩获收益的,随着发展大家共同努力,我们一定能够期待新媒体更好的未来,谢谢!

 
来源:http://tech.ifeng.com/it/detail_2012_03/25/13432114_0.shtml
上一页